孜然

平生能遇君,已花光我所有运气。

上课前摸鱼一下
听着slippin很有feel啊~

哈哈哈哈哈哈我家红细胞
临摹最新一集的结尾的那一幅图,太可爱了ớ ₃ờ

续·番外的清光与婶婶的互动

与安定等众人告别后,清光整理了一下衣服和头发,才缓慢地踱步到审神者所在的二楼。

“主人,清光回来了。你有想我吗?”

清光相比于以前,更会打直球了。

若是遇上气虚血短的主人,怕是当场要喷血身亡。

毕竟他此次修行回来更可爱了。

坐在清光对面的审神者心里默想。

嘴上却十分傲娇,不咸不淡地一句:“回来就好。”

接着却又关心地问道:“路上可遇到什么困难啦?看你寄回来的书信,......似与你前主人有关。”

清光声音里包含歉意,说道:“想不到还是让主人担心了。主人不必介怀,这只是我不合时宜的胡思乱想罢了。我现在,最喜欢的就是主人了。”

对面的审神者听了这般直白的话,脸上一红,连忙拿起放在面前的茶,掩饰般地喝了一口。

“你不必担心,我没有介意你和前主人有联系。浴火重生,本来就要诚实地面对自己的过往的。看到你现在平安归来,我开心还来不及呢。”

主人的话让清光的心稍稍安定下来。

“这次修行,有遇见什么让你感到快乐的事情吗?”主人又问。

清光稍微思索一番,不好意思地瞄了主人一眼,看到主人鼓励的眼神,才说道:“好像没多大快乐的事情啊,毕竟我是去修行,为了变得更强大、更可爱的。唯一快乐的事,可能就是重新见到了真实存在的冲田君,和那时候的安定了吧。”

“安定那时候修行回来,也说了这一番话呢。你们的真是心有灵犀啊!”主人不由自主地会心一笑,手上拿起茶壶给清光沏茶,嘴边又自然地转了个话题,说道:“说起来,当时安定还没来这个家里,你很寂寞吧。”

“能陪在主人身边,不寂寞。”清光眼神坚定地看着主人。

“能在这个家和您,以及大家,开心地活着,我已经很开心了!”

审神者内心无奈地喟叹一声,明明当时我就看见你在雨天的走廊上安静地发呆,那身影心疼得我几天都睡不好。

审神者放下茶壶,看了一眼窗外的晚霞,暗㤔着时间也不早了,长谷部他们还给清光设了一个洗尘宴呢。

就对清光说:“每个修行回来的人,我都会给他一个许愿的机会,你有愿望吗?只要在我力所能及的情况下,我都会帮你实现。”

主人慈祥和蔼地看着清光,清光脑袋里一时有些短路了。

“我......没什么愿望啊......”

“你再想想。”

“嗯......那我希望,主人你能更爱我一点儿?可以吗?”

清光小心翼翼地看着审神者。

审神者,顿了一两秒,死机的脑袋才重新开机。他下意识地先摸了摸鼻子下面,幸亏没流鼻血,才假装镇定自若地回答道:“可以。”

十分可以!

当然可以!

你这么可爱说什么都可以!

清光和主人告辞后,脚步轻快地走下楼梯,在长廊上开心地快走着,忍不住快点和安定分享这个好消息。

而房间里,气虚血短的主人终于忍不住了,鼻血默默地流下了两道。

他弱弱地从房门间隙中伸出一只手,“长谷部,有纸巾吗?我好像流血了。”

二楼,又是一场鸡飞蛋打的场景。

fin

注:他,既可指他,也可指她。





清光和安定的日常小片段

番外——一发完,温馨欢乐向,纯脑洞,无考据,小甜饼,大亲友感觉的非cp糖

#15记清光修行

part1

安定和清光站在启动机器旁,相顾而笑。

“呐,清光,这次轮到我送你离开了。”

“是呐。”

“你打算去哪里?”

“没有很明确的目的地,不过......应该会回那个人身边看一眼吧。”

“是咧。”

“那么,祝你好运。”

“再见。”

“再见。”

清光独自离开后,安定一个人久久地站在原地,看着晚霞一点点地爬上山头、一些些地染红天际。

直到,天色灰蓝,今剑过来叫他过去吃饭,他才有动作,才发现自己的双腿酸麻难耐。

“大和守先生,你怎么啦?”

“没什么,只是想起了我修行时发生的一些事情而已。”

“是......悲伤的事情吗?”今剑小心翼翼地问安定。

“不是,是快乐的事情呢。”安定似想到什么,微微一笑。

希望清光修行也能遇见让他愉快的人和事呢。

part2

春天过去了,夏天也悄然流逝,秋天快到了。安定思索了许久,决定写一封信给在外修行久未归家的清光。

很久不见了,清光。

外出修行还好吗?

我在家修行很无聊呢,失去了你的陪伴,好像做什么都缺少了一分兴致。

大家依然很友好,这里没有战争,没有刀光剑影,只有大家的开怀大笑。

在我提笔给你写这封信时,窗外忽然一阵秋风吹过,树叶唆唆地响,天气开始变凉了啊。

我突然想起某个夏天你和我一起去晒被子的事,那时,你还在我身边,那股夏日之风似乎也染上了秋天的气息。只不过是在不久前发生的而已,你不在我身边,却仿佛过了很久很久。

清光,我最近都有在好好地训练,好好地和大家一起努力喔!

你也要好好照顾自己,好好修行啊!

不和你说了,外面下雨了。我要去帮忙收衣服了。

期待你的回信。

安定

秋天的雨,说来就来,快到让人无法防备。

不远处,大家穿着雨衣,身影忙碌而有条不紊地搬运衣服。

长谷部站在雨中,冷静沉稳地指挥着大家。

安定迅速穿上雨衣,跑到长谷部旁边,问道:“长谷部先生,我能做些什么吗?”

“安定,你来得太是时候了!那边还有很多衣服,你能过去帮忙吗?”长谷部拍着安定的肩膀,问道。

“好的,没问题。交给我吧!”安定快速跑到那一边,动作迅速地抱起一堆衣服,往家里跑去。

衣服抢救完毕,大家坐在一起休息。

“幸亏有大家的帮忙,不然衣服可能都要淋湿了。”今天负责家务的歌仙感激地说。

大家纷纷表示没什么。

就在你来我往的三言两语闲聊之中,不知什么时候,雨停了。

于是,安定和大家又一起把衣服拿出去晾晒。

大家一起有说有笑地把事情做完了。

安定回到房间,把下雨前刚刚写好的信拿出来看。

忽然,他提笔修改了一下。

我在家修行一点儿也不无聊,有大家的陪伴,真的很开心呢。不过如果你能在我身边,就更开心了!

part 3

“回来了,回来了——”

国广一路狂奔,唰——地拉开安定的房门。

安定刚睡醒,此时正在收拾床被。

“大和守先生,加州先生回来了!”

国广惊喜地嚷嚷道。

安定开心到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跟着国广跑到机器旁。

只见一个更加开朗活泼的清光正在和大家说说笑笑,很不开心。

“清光,恭喜你回来了!”

安定一下子扑上前去。

清光伸开双手拥抱他。

二人笑得无比灿烂,就像正午的太阳花一样灿烂。

“这次轮到我说了,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清光。”

众人一番短暂的叙旧完毕,也不再打扰清光去向主人叙职。

清光叙职完毕,独自往房间走去。

【这么久没有回来,也不知道房间是不是变了......】

怀着期待而忐忑的心情,清光打开房门,房间内一切装饰,依旧如故。

他开心地扬起了嘴角,有感而发:安定......真是念旧啊!

突然,从清光身后露出一个人影,只见他猛的扑到清光身上,高兴地抱住清光的脖子,“清光,你回来啦,我真的很高兴啊!”

清光奋力挣脱安定的双手,“你这么高兴,怎么不戴着我送你的樱花夹子啊!”

清光直直地望进安定双眼,突然领悟到,说道:“可恶,你只是在报当时被我压住的仇而已吧!”

“真不愧是清光!永远这么了解我。”安定面上笑嘻嘻。

“喂,我说,你可以从我身上离开了吗?这样子很容易让别人误会的吧!”

清光在安定身下佯作不耐烦地说。

“小气。”
嘴上说是这么说,安定还是乖乖地从清光身上爬起。

晚上睡觉时,二人铺好床被。安定正在换衣服,清光乖巧地躺在自己的被窝里。

清光从被窝里伸出右手,举高手上用手指夹着的薄薄的一张纸,佯装不知情地问安定:“安定,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安定正在专心地忙着解肩带,头也不回地应了一句:“什么?”

“很久不见了,清光。外出修行还好吗?我在家修行一点儿也不无聊呢.....”

安定脸上腾地就红了,像熟透的红苹果一样红,猛地转身,三下作两下扑过去,嘴上大喊:“还给我——”

清光举着信纸,左右摇摆,快活地笑着。

安定使出吃奶的力,想抢回来,却无果。清光怎么也不给他,只得自己一个人躲在被窝里生闷气。

灯熄了,万籁俱寂。

清光在被窝下悄悄地伸手过去,握住安定的手。

真诚地轻声说道,谢谢你,安定。

安定的手轻轻地回握着,缓慢而有力。

月光如水的夜晚呵,希望每个人都有一个好梦。

晚安。

fin


《快把我哥带走》文字超多、超长的观后感

我,单身狗一枚,七夕,去电影院,看了一部电影《快把我哥带走》。


一句话概括剧情:故事俗套但好看,哥哥彭彭负责笑点,子枫妹妹负责哭点。


对我而言,这个已经值电影票了。

以下严重涉及剧透,非剧透爱好者,请忽略我,去看了电影再回来看吧。 ̄  ̄)σ

电影三个关键词:漫改、温暖、搞笑。

作为原著党,动画漫画我都看了。


漫改方面:我给四分(满分五分)


电动车那一个段子,原作漫画是时分买了很多干脆面,都吃胖了也抽不到。万岁看不下去了,动用财力来满足时分的愿望,结果,吃胖的时分却没有买干脆面抽奖了,而满大街却都是抽奖中的电动车。


电影改成哥哥为了让妹妹能骑电动车上学,辛辛苦苦去集拼图,途中还经历一系列艰难险阻。


这个改动很温馨,也成了妹妹发现哥哥默默守护自己并有所回报的展现点。


还有烤肠梗也是这样的处理方式。


唯一一点完美哥哥的缺点保留下来了,就是爱打游戏。特别是玩八音符那里,这是电影的一个笑点,也是预告中没有展现的,感兴趣的可以一看。


一个让我眼前一亮的地方,就是妹妹维护哥哥,在天台打架那段。运用漫画模式,让人眼前一亮。既掩盖了子枫妹妹打戏的弱点,也能流畅地过渡,就是我个人感觉没有武打的酣畅淋漓了而已。不过这也不是这片子的重点啦。


温暖方面:我给4.2分


这部电影的温暖展现大多在电影30分钟后,主要是子枫妹妹的身上。前面伏笔我们不算啊!无论是时秒发现哥哥集拼图的真实原因、嬉笑打骂背后的掩饰还是结束时妹妹不愿意哥哥回老家的火车站场景都挺戳心的。


我个人最喜欢、感触最深的是妹妹回家,把灯关了又开那一段、以及哥哥在一旁开手电筒照着妹妹回家路那一段。第二个场景让我很好地get到电影一张海报的概念,并让它荣升至我最喜欢的海报第一名。


第一个场景让我想起了我爸。从小我就怕黑怕老鼠,我爸就买了一盏小灯,点亮我床头,虽然我初中就住学校,没有继续用了。可是这盏灯照亮了我的童年。还有,我家离市场近,老鼠特别多。二楼很低,老鼠轻功了得,从一楼爬上二楼的楼梯口,父亲为了让我不害怕经过这里,就把墙的空隙都用砖堵上了。虽然他现在已经去世两年了,我也成为了这个家的守护人了,可是我每次走过楼梯口依然想起我爸。就像电影中的哥哥一样,在细节处守护妹妹,设计一个开关灯的线,让妹妹不用下床可以自己关灯。这就是细节了。被守护过的我,十分感同身受。两年了,我早就不会哭了,看电影时还是有些湿润。妹妹的哥哥还有可能回来,我想,我爸爸永远也回不来了。


搞笑方面:我给3.5分


搞笑担当时分哥毫无疑问了。抢妹妹烤肠,彭彭毫无形象的贱笑等等。个人感觉最深的是,八分音符那里,好有真实感啊!我看阿老师他们玩时,只觉得声音好好听啊!可是看电影这段就好搞笑啊!这个亮点给个赞!最后一句话:笑点在预告片大多都出现了。


最后再评价一下我彭。


作为原著党,凡是acg改编我都不看的,怕伤心。


这次我完全冲着彭彭去看的。有些担心,感觉角色还是油渣那种默默守护的类型;有些惊喜,与第一部电影相比,彭彭这部电影演得更好了。他是一个可塑性极强的演员,我就担心他被定型了。当然,他虽然演了胡波导演的《大象席地而坐》,然而没在国内上映,观众还是会认为他只能演这类角色的吧。还有电视剧《网球少年》和《浪花一朵朵》的类型题材重叠度也是太高了。当然,现阶段,有特点让观众记住你,肯定比一些特征都没有好得多。只能慢慢等时间发酵啦。


最后,总结一下:这部电影可以打3.5分(满分五分)。作为漫改电影,我看过动画漫画,这部电影是原作者幽灵大大参与改编的,它可以看作《快把我哥带走》这个世界的一部分,是增添哥妹感情细节、突出兄妹感情的番外篇的感觉。而那个变成妙妙哥哥的剧情,个人感觉很老套,可是我还是能get到故事的讲述。


以下一段可忽略。


如果按现实的顺序:妹妹和哥哥打闹,哥哥回老家,妹妹再发现哥哥的好。可是这不是这部电影的定位,现实向。电影通过一个漫画的手法,把第二和第三倒换了,可是感觉故事节奏还是平平的。我一边看电影一边看时间,前30分钟左右,兄妹日常,中间30分钟左右,换哥哥剧情,后20分钟左右,哥哥换回来和火车站离开。感觉故事节奏太清晰了,清晰到我可以猜出来了。于是我自己脑洞了一个自我安慰的版本。


回来接下一段ヾ(o・ω・)ノ


当然,这不是电影重点,无伤大雅,就是对我这种情节控有些伤害而已。相对而言,这就是细节控的天堂了。背景和现实的还原,家的真实感等等。还有还有电影的风格色调,101少女大娟的主题曲啊,我都很喜欢。


就是广告太显眼了,某APP,还有那瓶饮料。


这都不是重点,温馨小细节才是电影重点。这一点,郑芬芬导演真的是把她的长处发挥出来了,而且还有幽灵姐妹编剧的笑点,还有两位主演的表演,彭彭把哥哥的贱和安心感等演出来了,子枫把妹妹的可爱和直爽等也演出来了。分工已经是这个团队的最优化了。已经很可以了!

一句话安利,不吹不捧——


如果你喜欢搞笑和温情并存,家庭和轻松一色的,《快把我哥带走》真的很适合你。




清光和安定的日常小片段


#14雨音、游戏

1、

仲夏时节的一个早上,阳光晴朗。

山姥切国广、宗三左文字、小夜左文字、还有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正在打扫院子,昨晚一夜大雨过后,院子里一片狼藉,草木折损。

“今天天气真好啊!”安定停下来,擦了擦汗,看着蔚蓝的天空感叹道。

“是呢。”在他不远处的宗三听到后,也赞同地说道。

几人合力,偌大的院子很快被清扫干净了。

打扫完毕后,安定和清光打算回去收拾一下房间,山姥切要去帮陆奥守做料理,宗三和小夜准备去钓鱼。

仲夏时节,雨水本就多的很。更何况,海边的天气说变就变,一会儿晴朗一会儿就变成了阴天。

一瞬间,乌云密布,暴雨顷刻就倾泻而下。

2、

哗啦——哗啦——

千丝万缕的雨丝从天而降,似携带千钧之势,重重地砸在土地里。

“下雨了。”

提着一袋饵料的小夜左文字安静站在本丸的门口的屋檐下,看着眼前的倾盆大雨,语气平静地说出这个事实。

负责拿鱼竿的宗三左文字站在小夜左文字的左手边。无奈而歉疚地说:“抱歉啊,小夜,雨这么大,不能去钓鱼了。”

“没关系的。等停雨了再去吧。”小夜乖巧地说。

话音刚落,只见从重重雨幕之中,冲出了两个身影。

江雪左文字和歌仙兼定各自撑着一片荷叶,狼狈地往门口跑来。

“啊,真不风雅啊!”歌仙一边整理被雨淋湿的发丝,一边嘟囔道。

一旁的江雪默默地拍去肩上的雨水。

门口屋檐下的两位左文字惊讶地看着他们跑过来。

“江雪哥,你们不是去照顾农田吗?这是......?”宗三左文字问道。

“忘记带雨衣和伞了。”江雪左文字一如既往地简短。

歌仙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后,才注意到对面两位左文字提着鱼竿和鱼饵,便问道:“你们是准备去钓鱼吗?”

“是的。不过雨这么大......没有办法去钓鱼呢。本来答应了小夜,做完家务后一起去钓鱼的......”宗三左文字回答道,右手轻轻地抚摸了一下小夜的头发。

“没关系。”小夜淡然说道。

“这样啊,”歌仙听后,突然提议道:“最近都是下雨天多,大家应该很无聊吧。不如我们一起玩游戏吧。”

“小夜想玩吗?”宗三温柔地问道。歌仙和江雪都看向小夜。

小夜点了点头。

“那我们去邀请大家到客厅集中,一起玩游戏吧。”歌仙微笑说道。

3、

于是,干完活和没有活干的大家以及淋了雨换好衣服的歌仙和江雪都齐聚大厅。

早就收拾好房间、闲得无聊的清光和安定也都早早来到大厅,正和三日月宗近、鹤丸愉快地喝茶聊天,顺便等待游戏的开始。

等待的时间不长,游戏正式开始了。

一开始玩的游戏是狼人杀。

歌仙简单地阐明规则,游戏顺利而有趣地进行。

结果,玩到第三局,大家都表示这个游戏没意思,要换一个游戏。原因很简单,某藤四郎势力太强大了,人数上的强大。被指到的,无论是不是村民,都会被“杀”掉。

第二个游戏,是真心话大冒险,之所以选择这个游戏,其原因就是某势力无法干预。

第一回合,大和守安定不走运,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安定选择了真心话。

歌仙抽出一个问题,提问:“请说出你隐瞒你右手边的一个秘密。”

安定的右手边坐着的是清光,清光此刻正假装淡定地目视前方,实际上紧张地竖起耳朵等待安定的真心话。而坐在安定左手边的三日月则是放松地笑眯眯地看着安定。

安定一脸为难,继而痛下决心,说了出来:“我......我......其实不喜欢去万屋!”

清光瞬间放松,微不可闻地吁了一口气。

“没事啊,那下次我就找别人去咯。”清光淡定地回答。

第二回合,安定转动空瓶子,瓶口指向坐在安定斜对面的一期一振!

一期一振还有点在状况外,不相信地指了指自己。众人点头。

“那么,一期桑,你选真心话还是大冒险?”歌仙问道。

“大冒险。”一期看起来十分淡定。

“那......”歌仙抽出纸条,读道:“请你抱着你右手边的人直到下一回合结束。你右手边的人是......”

众人纷纷看向一期的右手边的人——是药研藤四郎。

“没问题。”一期十分淡定地单膝弯腰,伸手抱住了药研。

药研紧张地搂住一期的脖子,耳尖偷偷发红,这么大的人了,在大家的面前被抱着,怪不好意思的。

第三回合,被指中的是陆奥守吉行。

陆奥守兴致勃勃地说:“来吧!我选择大冒险。”

歌仙随意地抽出一张纸,念道:“请选出在场一人和他掰手腕,输了的有惩罚哦!惩罚是......跳舞哟!”

陆奥守环视大厅,询问道:“那么,谁愿意......和我掰手腕呢?”

大家都无一例外地假装望天看地,就是不和他有眼神接触。

直到清光忍不住回头,偷偷地瞄了一眼,结果就被抓了个正着。

“加州,就是你了!”陆奥守指名道姓,清光无奈出席。

“怎么又是和我有关啊!”清光忍不住吐槽一句,但还是走到了大厅正中。

歌仙充当裁判,一声令下。

“预备——开始!!!”

大家都十分热情地为两位选手打气加油!

一开始是旗鼓相当,不分伯仲。

同为打刀,加州清光的体力渐渐跟不上了,冷汗从额头滴落。

反观陆奥守,虽然也是青筋凸显,脸色爆红,但明显地还能再坚持一下下。

僵持片刻后,清光无力倒下。

歌仙宣布:“陆奥守胜!”

“惩罚——惩罚——”堀川国广兴奋地在一旁起哄。

... ...

室外,仲夏时节,奔腾的雨水纷纷落下。

室内,温馨和谐的气氛仍在继续......

——————以上是正文的分割线————

宅在房间的审神者无意经过,看到这一场景。

于是,到了审神者的眼里——

哎???!清光光要跳舞ヾ(°∀°ゞ)

跳舞ヾ( ̄▽ ̄)~跳舞ヾ(o・ω・)ノ

清光––|||

(以上,无责任小脑洞(~  ̄3 ̄ ) ~

––––––––
其实,这#14关于清光和安定出场的地方并不多_(:зゝ∠)_
嘛嘛,或许是来的刀刀们越来越多,所以安定和清光也不仅仅是两人的独处,也是和大家在一起的日常了。

望,各位婶婶们食用愉快~

清光和安定的日常小片段

#13
“唰——”

门被打开,安定从审神者的房间走出来。

“主人再见。”

清光和安定一同和主人道别后,又一起走回两人的房间。

此时天色已黑,院子的青蛙鸣叫彼此起伏。

二人边走边聊。

清光关心地问安定:“所以,你的疑惑解决了吗?”

安定说道:“嗯,也算解决了。”

清光犹豫地说道:“我看你自从极化回来后就有点神思恍惚,虽然实力强了很多——当然,比我还是差那么一点点,但是你看起来并不是很开心,有时睡觉还做噩梦......”

安定低下头,欲言又止。右手紧紧地握住刀柄,脚步也不自觉慢了下来。

“我.......”

清光也跟着慢下了脚步,以关切的目光注视着他。

“.......没什么。”

安定几番犹豫,最终选择闭口不言。

他不想给同伴增添烦恼,只要自己一个人来承担就可以了吧。

清光你,如果修行回来,可能就会懂得这种心情吧。忘记了过去,忘记了冲田君,仿佛失去了什么。

安定在心里独白,面上扯出一个几不可见的苦笑。

清光听见他的回答,看向深蓝色天空下格外静谧的庭院。一花一草都似在安眠。

他开口说道:“安定,回来的第一天,我就注意到了,你提起他的次数少了,但是,你的穿着却好似那个人呢,简直就是另一个他。”

“这次出阵,主人很关心你,特别问我你的情况。”清光转头,注视着安定。

安定抬起头,看着清光,紧张地睁大了眼睛,嘴巴微微张开。

清光说道:“他很高兴你变得更强了,也很高兴你再一次为他而战。”

安定低下头,静静地听着,松散的发丝自然垂落,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只有紧紧握着刀柄的右手显示他内心的不平静。

晚风吹过,扬起安定散落的发丝,灌满衣袍。

“回去吧。现在是春夏之交,站在走廊太久的话,这种季节会很容易着凉感冒的哦。”清光说完,率先前行。

安定站在后面,没有跟上来。

安定突然问道:“清光,你说,我们会一直在一起吗?”

清光顿住,仔细思索,不太确定地说:“如无意外,我们应该是一直在一起的吧。你看,过了这么久,我们还是在这个家重遇了,怎么可能会分开呢?”

“是呢。”安定笑着说:“一起回去吧。先去洗澡吧,不然全身脏兮兮的真不好受呢......”

二人有说有笑地向温泉走去。

刚刚洗完澡,在走廊经过的三日月,被迫听了全过程,不由得感叹道:“清光越来越温柔了啊!”

题外话:

感觉写得不太满意。情感的转变和安定的心结表述好像有点不太清楚。

清光和安定的日常小片段


#12

晚霞铺满天际,淡淡的蓝光在山间点染。此时是黄昏。

本丸正中间的院子里突然一阵金光闪耀,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啊啊啊啊——”

“怎么这次出阵不是清光夺誉就是你夺誉!”

身穿作战服的和泉守兼定一从转移装置出来,很用力地一下子搭上安定的肩膀。

“嘛嘛,”安定承受着这突如其来的重量,另一只手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一时兴起......就光顾着......和清光夺誉了.......”

“不过我说,小子,修行回来的确不一样啊!我也是时候去修行一下好了。”兼先生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完全不见战后的疲惫。

和加州清光、长曾弥虎彻走在二人后面的国广听到后,一脸兴奋激动地跑上前,对兼定说:“兼先生如果修行回来,一定会变得比现在更强大吧。真令人期待啊!”

“咔咔咔咔,战场也是修行哦!”正在院子过道扫地的山伏国广听到后,手上的活不停,朗声说道:“打扫亦是修行!”

在五把刀的注视下,山伏国广所到之处,徒留下一地洁净。山伏国广以高效迅速的方法扫完院子后,就马不停蹄转战下一个地方了。

兼先生听了,十分赞同道:“山伏兄此言有理!”

兼定揽过国广的肩膀,对他说:“国广,你和山伏兄同为国广派的刀,不如我们一起去请教一下他吧!”

“好啊!我也正有此意。”国广看起来很感兴趣。

“那,你们先走吧,我还要和主人报告一下这次的成绩呢。”清光看着二人,左手扶剑对他们说。

“长曾弥先生,大和守先生,你们要一起吗?”国广在清光说完之后,礼貌性地问道。

“不了。”虎彻微笑地摆手拒绝,说道:“刚出了一身汗,我先去洗漱一下。”

安定也笑着摇了摇头:“不了,我和清光一起去找主人,我有些疑惑要请教主人。”

于是五人互相道别,去干自己的事情。

待三人离开后,清光和安定一起踱步前往主人所在的二楼。两人有说有笑地走在走廊上,气氛十分和谐。

突然,安定“噗——”地一声笑了出来。

清光停下了脚步,疑惑地看着安定,不解地问:“安定,你在笑什么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

清光不解。

他只是静静地站着,看着安定笑。

待安定停住不笑了,清光又一次问道:“所以,你是为什么笑呢?”

安定大吸一口气,说道:“刚刚兼桑对我说,你一本正经地和我夺誉,就像小孩子一样幼稚,哈哈哈哈哈哈”

清光轻飘飘地来了一句:“你不也是在和我争誉吗?”

(安定:感觉膝盖中了一箭。)

“嘛,不说这个了。我们快点去吧,主人都等急了吧。”安定妄图掩饰事实,快走几步。

清光在后面微微一笑,跟随其后。

他看着安定的身影,在心里想着,如果安定每天都笑得这么开心就好了。

(未完,待续第二更)

最近在忙推文作词,原来已经四天没有更新了_(:зゝ∠)_
我的日更果然被我抛在脑后了。
牙白牙白,我觉得我还能抢救一下_(:зゝ∠)_

清光和安定的日常小片段

#11用尽我的一切奔向你

Part A
是不是孤单过才学会长大
是不是分开过才学会牵挂

正文

“我,加州清光。被称为“河川下游的孩子、河原之子”喔。不易操纵但是性能一流哦,正在募集能够经常使用并且会爱惜我、还会装饰我的人。你是......这个人吗?”

这是加州清光第一天见到审神者说的话。

作为这座本丸的初始刀,他一开始面对的就是除了审神者外空无一人的本丸。

而审神者整天都宅在二楼的房间里,几乎不外出。

清光每天都乖乖地一个人吃饭睡觉,下地喂马,练习刀法,照顾主人。无微不至。

只是,有时......

“下雨了。”

清光正在擦走廊的地板,丝丝凉气沾上他裸露在外的光滑的小臂。

他会忽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呆呆地看着屋外斜飞的细碎春雨。

“地里种下的种子发芽了吧......”

他对着空气自言自语。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了,清光也渐渐成为了一把值得主人信赖的好刀。

后来,这个本丸第二把刀——压切长谷部来到了这个家,冷清寂静的家,终于又多了一个人了。

清光开心地去迎接他的到来,手把手地带着长谷部熟悉这个家的每一个角落。有时主人还会下来和他们一起进餐。日子平淡而美好。

闲来无事的夜晚,清光和长谷部有时会一起躺在屋顶看星星,看着那棵一直没有开花的万年樱。

这个时候,这个家现在唯二的两把刀在对话。

“你在想念吗?”

“没有。”

“你在等待着什么吗?”

“没有。”

“你有什么心事吗?”

“没有。”长谷部一脸风轻云淡,似乎在说着“今晚的星空真灿烂啊”一样说道:“只是,你觉不觉得,这个家太大了。走路都有回音。”

清光沉默只一刹那,应答道:“是呢。这个家是有点空旷。”

只有自己心里的回音清晰可见。

清光站了起来,跳下屋顶。他又拍拍衣服的皱褶,对长谷部说道:“回去吧,早点睡。”

长谷部点点头:“嗯。”然后尾随而下。

长谷部到来不久后,或许主人也觉得这个家太空了,也或许是主人欧气爆棚,今剑也显形了。这个家迎来了第三把刀。

自己一个人干活时总能有条不紊,有了伙伴,也就意味着有了烦恼,但同时也有了乐趣。

比如发现长谷部总像个小孩一样时时围绕在主人身边,今剑喜欢叫主人为主公等等。

日子每时每刻,不再是当初的独自一人了。独自一人面对偌大而空旷的庭院。

一天夜晚的晚饭过后,清光刚刚在走廊的地板上伸了一个懒腰。今剑就拿着碎成两瓣的碟子从厨房焦急地跑过来,正好碰上刚给主人送完饭下楼的长谷部。

冷静而处理事务井井有条的长谷部“借题发挥”将近侍一职独占过来后,就离开去干其他活了。走廊就剩下今剑和清光二人了。

“地方这么大,感觉有些寂寞呢。要是岩融也在就好了。”今剑环顾四周,灯火通明,不见人影。

“岩融是?”清光问道。

“是武藏坊的弁庆的雉刀,我们曾一起守护过义经公哦。加州先生没有类似的刀友吗?”今剑回答道。

“有啊!我原来是新选组的冲田总司的爱刀。”清光认真地回答。

“是这样吗?”今剑饶有兴致地问道。

“如果有跟我同属于新选组或者冲田君的刀显现,我就能和他谈天说地了。”清光期待地说道。

“希望他们能早日到来呢。”今剑也期待地说。

“是啊。”清光应和道。

某年的冬天,他期待已久的同伴终于到来了。终于有人陪伴他,就像彼此的影子。这个暗示只有他会心照不宣,这个招式他一眼看破。一起喂马锄田,谈天说地,一起训练出阵,一起变得更可爱。

Part B

如果说朋友不怕散落天涯
但此刻我却想在你身旁啊

正文

又是某年,修行的安定无意误入了这个家只有清光、长谷部、今剑的时候,听见了清光和今剑的这番对话。

他用平生最快的速度,奔向万年樱。

想念了,想念主人,想念清光,想念本丸的大家了。

那时,在今剑离开后,还在走廊乘凉的清光隐隐约约地看见了,不远处的小山丘上,万年樱在黑夜中闪闪发光,又慢慢归于寂静。他不可置信地坐直了身子,揉了揉眼睛,却以为自己仅仅是眼花了。

如果思念有形状,一定是樱花的形状。

久是别离,终会重逢。而这期间的亿万份孤单、牵挂、思念、盼望,就像樱花树纷繁而飘落的樱花,轻盈而美好,陈堆在心间。

与此同时,独自夜训的清光刚结束训练,也看见了不远处的小山丘上闪闪发光的万年樱,而这次,不再是眼花了。

隐秘的喜悦快要从胸腔喷涌而出了。

他奋力跑向了小山丘,去迎接久别重逢的好友。

只要有想见的人,就不再是孤身一人了。

本篇完

 

这次借用了花丸2的最后一集的清光和今剑的对话。
涉及的相关作品:

1、《用尽我的一切奔向你》是周笔畅为电影《闪光少女》献唱的主题曲

2、全文的最后一句话是我最喜欢的动画《夏目友人帐》的名句之一

3、还有其他或许我也忘了,略略略。